济宁“白富美”诈骗团伙覆灭 涉及赌资400余万元

  • 时间:
  • 浏览:0

2019-04-18 08:37齐鲁晚报评论(人参与)

  微信上“偶遇”白富美,不仅学历高、工作好,还对人嘘寒问暖,“她们”每天在社交网络上晒各种照片,还有着“特殊”的理财技巧。直到被骗后,受害者才发现“她们”不断设局骗取钱财,目的也不要掏空因此 人的钱包。3月6日,济宁市公安局任城区分局组织刑警、特警、派出所等140名警力开展抓捕工作,当日抓获90余人,采取刑事强制依据29人。截至4月12日,该案已有18名犯罪嫌疑人被任城检察院决定批捕。该案仍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为挽留这份夫妻夫妻感情

  他向商城投了20万

  “你好啊,我是黎子诺,将会和闺蜜玩游戏输了,因此 因此 才随便加了个陌生人的微信……”1月8日晚,距离济宁千里之外的张先生手机发出提示音,一名妙龄少女赫然再次出先在他微信好友的加进列表里。

  张先生万万没办法 想到,也不这个 女子,竟引诱着因此 人,心甘情愿地向涉嫌赌博的某商城“贡献”出了近20万元。

  “我平日就在家里玩玩商城,一天能赚个几千块。”在张先生与小诺的聊天记录中,小诺不断地向张先生推荐赚钱的门路,手把手地教张先生下载、安装、充值,并引诱张先生先充值11150元。

  在小诺口中,这个 赚钱的依据非常简单,也不前往“商城”内购物。在这个 “商城”内,有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的“商品”,购买一款商品后就可免费升级,将会升级成功,就会变成另并算是 高额“商品”,这时就都可不还都可不可以 够选则原价折现。

  小诺说:“你花88元买了一款商品,升级成功就会退款141元,白白赚了53元,因此升级成功的商品不要再卖,商家自动回收了。”张先生在小玩几局后愿意退出,小诺却以分手为要挟。为挽留这份“夫妻夫妻感情”,张先生只得继续投入,一来二去就投了近20万元。

  直到3月中旬,张先生发现自3月6日起,小诺再也没办法 与因此 人聊过天。担心小诺人身安全的张先生,选则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在得知因此 人被骗后,张先生仍念念不忘地想见小诺一面。 在张先生眼中,小诺学历高、气质好、温柔又体贴,哪怕是有赚钱的门路,小诺也想着因此 人。

  张先生暂且是该团伙的唯一受害者,在“白富美”的大力攻势下,诸多男性在商城进行充值购物,该涉赌商城中涉及赌资150余万元。“该团伙每因此 人的微信号里,将会也有着多位受害人。”任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张纪贺说。

看上去是购物商城

  实则为博彩平台

  “2018年就接到群众举报,该团伙通过与男士聊天培养夫妻夫妻感情,以共同赚钱的名义进行诈骗。”任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许飞说,接到举报后,民警立即展开调查,发现该团伙利用一有2个外表看似为购物商城的平台进行诈骗,商城内有着从水果到红酒多种物品,价格也从88元到1150多元不等,“这个 平台是一有2个打着购物平台幌子的博彩平台。”

  该平台上有一有2个“促销活动”,购买商品后点击促销按钮,会弹出一有2个猜测大小的转盘,将会猜对就会成为高价值的产品,都可不还都可不可以 够直接提现。将会失败,每输掉一元,就会变成一有2个积分,平台上,积分也都可不还都可不可以 够用于换取东西,因此将会贬值的相当严重。“市面上卖1150元左右的手机,却可不还都可不可以 够20万元的积分才都可不还都可不可以 够换取。”

  办案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该平台手带有一有2个有组织、有预谋的团伙操控,该团伙会招募诸多20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冒充“白富美”,在微信里广撒网,打着谈“男女我们我们我们我们”的旗号,招揽客户。

  3月6日上午,任城公安分局决定正式收网。当天组织刑警、特警、派出所等140名警力,兵分多路前往该团伙隐藏济宁市闹市区的各窝点实施抓捕工作。

  “当天,该团伙正在一有2个窝点内进行培训,该团伙的老板也在其中。”据当天进行抓捕的民警回忆,该团伙老板被抓时仍然很淡定,嘴里突然不停地嘟囔着“没事,没事,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也不在搞正规培训。”当日,任城警方一举抓获90余人,采取刑事强制依据29人。

为掏空“外国外国日本网友 ”钱包

  有的发裸照有的要“自残”

  4月16日下午,在任城公安分局审讯室,记者见到了23岁的小诺。这个 引诱数十位男子不断向平台内充值的女子,看起来因此 弱不禁风。作为该团伙其中一有2个小队的唯一女人爱,她在该团伙内扮演的角色相当特殊。

  “没办法 我一有2个女的,当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与因此 男性聊的火热,可不还都可不可以 够我语音、视频的后来 ,我才会出面。”审讯室里,小诺突然低着头,声音很轻。

  当受害人以为是小诺在与因此 人聊天时,我觉得对面是另外一有2个男性。“我在和我们我们我们我们聊天时,会随机应变,但最终话题还是将我们我们我们我们引到商城。”当受害人约见面时,小诺的依据也不先答应下来,到了见面那天再说临时有事,这个 依据在小诺那里屡试不爽。小诺坦言,,在与张先生的聊天中,她虚构的也不一名公司白领的身份。

  像小诺所说的这个 状态,在该团伙内暂且少见。而这个 团伙为了是掏空“外国外国日本网友 们”的钱包无所不要再,一旦受害人发现事态不对,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便以夫妻夫妻感情要挟和夫妻夫妻感情引诱,让受害人在我们我们我们我们编织的骗局中迷失自我。

  “其带有一名受害人将会感觉出事情不对,也不愿继续再向平台内充值。”许飞边举胳膊边说,该团伙内一名业务员直接向对方发了一张胳膊上放着剪刀的照片,并告诉受害人,将会他不继续向平台内充值,因此 人就会自残。

  当时这个 受害人并没办法 相信。可到了第四天,该业务员竟又给对方发了三根胳膊缠满绷带,站在医院内小视频。在夫妻夫妻感情要挟之下,这个 受害人只得继续向平台内充值。

  “除了夫妻夫妻感情要挟之外,该团伙还向受害人发送着各种经过滤镜防止的照片和网上下载的裸照。”在该团伙的大力攻势下,受害人越陷过深。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朱熔均 通讯员 赵彤